返回

丹阳宝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章 梅花分院
        祺师兄全名叫祺雄是梅花山庄庄主梅清杰的亲传第五弟子,在这一众梅花山庄弟子中,师承梅清杰的还七师弟黄英,小师弟楚小群,二师兄楚群。楚群和楚小群同胞兄弟。其他是同门旁支弟子。

        祺雄把同门弟子的伤口包扎好了,站起身来看了下,对着楚小群沉声道“你与七师弟身亡的二位师兄弟尸身用披风包起来吧。”吩咐后深深叹了口气,捡起地上的钢刀走到路旁砍倒几棵碗口粗的白杨树拉到路上。再用钢刀砍成长短不等的八段木条,再把地上的木条摆成一只雪橇的形状,解下身上的披风撕成小布条绕扎起来。伤轻的梅花山庄弟子也过来帮忙绕扎,不一会儿简易版的雪橇就扎好了。

        祺雄在被黑衣人所击毙的马上解下缰绳套到雪橇上,再把细树枝铺在雪橇上,做好了这些才让楚小群他们把身亡同门的尸身搬上雪橇。

        祺雄吹了一声口哨把在远处的那匹棕红色马招呼过来,把雪橇上的缰绳在棕红色马上。由于刚才战乱时活下来的四匹马,只有棕红色马没有远,其余三匹马已跑得没有踪影了。

        祺雄走过去把昏迷在地上的楚群背起,用沙哑的声音对着众同门道“七师弟你索着马,小师弟你扶起朴师兄,咱们走吧。”说完领先向‘安里郡’方向走去。他的同门师兄弟也动身跟了过去。

        祺雄一行人悲悲惨惨的行了近三里路,这时在他们前面远处隐隐约约有马蹄声传来。众人心头一紧,大家停止了行进,有的梅花山庄弟子把手放到剑把上,双眼盯着前方,一脸的紧张警惕。

        没一会儿前面尘雪飞扬,马蹄声大作,可见过来的人马不少。祺雄把背上的二师兄楚群放下让他靠着路树坐着,向后边同门使了个眼神,让他们做好应战的准备,自己也把剑拔出拿在手中。

        没过多久来人已可看清,马上的骑士也是一身白色劲装,前面必骑胸前的红色梅花隐约可见。大伙心中一松,是救援到了。楚不群高兴大声对祺雄道“五师哥是咱们梅花山庄的师兄们到了。”

        话声刚落,这队人马已到身前,跑在前面的二名白衣中年汉子在马还没停下来已纵身下马来到祺雄面前。其中白白脸长须的中年汉子按住祺雄的肩膀问道“五师弟,你没伤到吧?其他师兄弟怎样?”说着双眼在他身上看上看下。

        祺雄答道“我没事,荣师弟和阳明师兄身亡,其他师兄弟受了些伤倒无大碍。”这时其他同门师兄弟也过来相见。

        刚到的梅花山庄弟子中,白脸短须是祺的同支三师兄叫杜笙,和他同时下马的是同支四师兄杜阳春。其他同来是其他旁支弟子。

        杜阳春在一旁看着楚群道“你们别在这里叙旧了,二师哥好象是中毒?”楚群这时已被楚小阳背在背上。

        祺雄答道“二师兄是为了救小师弟中了一毒针,还不知道中的是什么毒,已让二师兄服下解毒丹,好象效果并不好到这时还没醒来。”

        杜笙听祺雄这么说心中也有些着急道“那咱们还在这干嘛?快回‘梅花分院’找郭老儿解毒。”杜笙也是个急心性,说完拉过一马就让楚小群和楚群乘上,转头对杜阳春道“我和几位师兄弟先护送二师兄先回去找郭老儿解毒。”也不等杜阳春答话,叫过几名梅花山庄弟子上马向‘安里郡’疾驰而去。

        杜阳春叫过二名梅花山庄旁支弟子把阵亡同门弟子的尸身缚在马背上,再让身材瘦小的共乘一匹马,好在赴援的马匹有四十多匹倒也都有马可乘。梅清杰亲传弟子除了楚小群之外都在庄上有一定的地位身份,不是执法弟子就是一方执事,杜阳春和祺雄是执法弟子,有这样的身份下达的命令在场旁支弟子倒也没有违逆。

        杜阳春见众同门都按自己的意思完成分配,对身边的祺雄道“五师弟走吧。”翻身上马,纵马向‘安里郡'奔去。

        这时祺雄早已棕红马上套着雪橇的缰绳解下丢在路边,见杜阳春上马,他也翻身上马跟在他后面一同奔回‘安里郡’。

        位于‘安里郡’东边的‘梅花分院’东厢房中楚群正平躺在床上,床边坐着一位头发灰白满脸皱纹灰白长须及胸,身材干瘦的老者,左手搭在楚群的右手腕脉上正在为他切脉,右手抚着长须,闭着双眼,干枯的脸上那双原本没离多远的眉,更是锁成一团。老者的身后围满了梅花山庄弟子,每个脸上都流露着焦急关切的神情。

        “郭老儿怎么样,这毒能解吗?”杜笙见老者搭着脉闭着眼久久没有下文,等得甚是心烦,不禁开口问道。

        郭老儿睁开双眼,长长叹了口气道“杜大侠中的毒小老儿没法全部化解。他中的这种毒是几种毒合成的,解起来非常麻烦,好在你们及时给他服了解毒丹,解毒丹虽然不能解这毒,还是延慢了毒性的进一步加深。这是楚大侠到现时没有醒的原因。”郭老儿吞了口口水刚要说下去时。

        杜笙打断郭老儿的话道“你就说要怎么样才能解毒,不就行了,干啥说了这么多没用的话。”

        郭老儿并没生气,接着慢慢说道“我说这么多是让你们知道楚大侠中的毒不是寻常的毒物。”

        杜笙急道“你不能干脆点,说要怎么样才能解毒不就完了。”他都要给郭老儿急出吐血。

        郭老儿摇了摇头道“这毒我不能全解。”这次倒是回答得干脆。

        楚小群在旁听到郭老儿这样说,急得快哭出来,拉着郭老儿的衣袖带着哭腔求着郭老儿道“求求你郭神医,你可要救救我大哥。”

        郭老儿不紧不慢地拍开楚小群的手,慢慢道“你求我也没用,我只能保住你的命,他的武功修为要想恢复,就只能看他有没有福气解了全部的毒了。”

        楚小群听到能保住命,就没那么伤心,站在后边不再出言。

        杜笙没好气地道“郭老儿那就快动手解毒吧,能保住命先,今后再想办法解毒就是了。”

        郭老儿并没立即动手解毒,而是望了下周围众梅花山庄弟子道“这楚大侠的命我是有把握保住的,至于毒却不能全部化解,这点大家听清楚了吗?”说完看着房内一众梅花山庄弟子。

        梅花山庄一众弟子不明白郭老儿的意思,顺口答道“明白。”

        郭老儿用奇特的眼光看了众人道“你们既然明白,那还在这里干啥?”

        梅花山庄弟子这时才明白郭老儿要清场,让他们出去,众人只好尴尬地走出东厢房。众人心中虽有不爽,但不敢流露出来。要知这郭老儿全名郭世达,可不是一般大夫,他可是方圆千里有名神医,加上他性格怪异,医病全凭心情,如果他觉得心情不爽,千金也请不动他。要不是梅清杰对他有救命之恩,还不一定他肯来为楚群疗伤解毒。

        郭老儿在杜笙要离开时叫住他留下帮忙。杜笙虽然性急为人却是热情耿直。郭老儿就是喜欢他这性格,所以杜笙言语对他不太尊敬,他却不在乎。

        郭老儿吩咐杜笙把楚群的上衣全部脱掉,扶他坐起。郭老儿在药箱中拿出银针,在楚群周身扎起来。随着银针的扎入在心脉处一条黑线慢慢显现出来,接着周身也出显黑线,这些黑线随着郭老儿银针的扎入,慢慢地向着后腰处的伤口退去,盅茶时间郭老儿已在楚群上身各处主穴位扎上银针,这时伤口开始流出黑色血水。

        郭老儿慢慢坐下,微喘着气,神情似乎老了不少。

        郭老儿喘了几气,气息平稳些,沉声对着杜笙道“你在他的‘天宗’‘魂门’二穴注入内家真气帮他逼出毒气。记住真气要慢慢注入,等到伤口没有黑血流出就可以了。”

        杜笙听到郭老儿这么说,立即坐在楚群身后伸手按住他的‘天宗’‘魂门’二穴运起内家真气慢慢注入楚群体内。刚开始真气很顺利地注入,随着真气的积累杜笙在推动时越来越感到阻力,过了二盅茶时间杜笙头顶已出现白烟,楚群的伤口的黑血也变淡很多。过了有盅茶功夫,杜笙和楚群周身白烟环绕,杜笙已经把内家功法过行到极限。这时‘嗖’的一声,藏留在楚群体内的毒针已被逼出插在丈外远的墙上。一条鲜红的血箭也随之射出。

        坐在旁边的郭老儿见状喊了声“好了。”

        杜笙听到郭老儿的喊声收回真气,把楚群扶下平躺在床上。自己也没下床,盘坐在床上练功调息。

        郭老儿站起来帮楚群伤口上药包扎后,拉过被子盖在楚群身上,提着药箱走出东厢房。